薛定谔de褂

圣诞快乐

        说起来,家里虽然没有基督徒,但小的时候我对圣诞节的记忆要远远清晰于春节,毕竟圣诞节是一个收礼物的节日,而春节的压岁钱在小孩手里只是过一遍流程,拿了,又被收走,唯独记着的只是现在城市里不能存在的鞭炮声罢了。
        小时候的我很贪心,跟现在一个样,挂袜子一般人都只是挂个筒袜,而我为了多拿礼物,挂的是专门翻箱倒柜出来的长筒袜。那种跳舞穿在纱裙里面,韧性超好,裤子一般有两个袜筒的长筒袜。平安夜总是最令人期待的日子,满心欢喜的许愿,那几乎是我...

好甜好甜的秋天

对着《外科学》
我可以脑补出108个战损的季白∠( ᐛ 」∠)_

画伯重出江湖٩( ö̆ ) و

在深夜里哭的宛如廉价文艺片的女主角
因为困和打哈欠

🌞☁️🌞☁️

警察局里没有见到季白
但是有尽职尽责还有咽炎的警察叔叔

一个狗爪印细胞(x

其实我还是很喜欢医学也很喜欢临床的
超爱那些实验课实诊课还有理论课
超爱那身白大褂的
我就是不喜欢期末考而已_(:з」∠)_

1 / 28

© 大褂 | Powered by LOFTER